6.0

2022-08-30发布:

文学部员的阅读催眠-Ⅱ

精彩内容:

 陽光普照。

  今天,我也一如以往撰寫著短篇小說。

  坐在眼前的女性用跟平常無異的正經表情細閱著我剛剛交出的小說。

  但是我知道的這個女人,這位白澤學姐——是個超級變態。

  昨天學姐展示的變態自慰遠遠淩駕我的想像,一邊舐弄磨蹭著硬挺的乳頭跟
陰蒂,一邊用手指猛插自己的陰戶,還一邊嬌嚷著種種淫語,一邊幻想自己被男
人強姦到達絕頂。

  ……雖然說起來很那個,但是最初遇上憧憬的學姐時,我只用那個身姿當配
菜就撸了叁發有多。

  當然,知道學姐這幺不堪的一面,我完全沒有因此討厭她,甚至對她抱有更
高的評價了。

  知道學園偶像不爲人知的一面,不禁令我沈醉在優越感中。

  這世界裏能夠讓我感到這幺幸福的也只有學姐了吧。

  所以我現在就要姦了她——


     *****     *****     *****


  「呼嗯……我看完了。工藤君執筆突然變快了呢?居然只是隔兩天就寫完新
的小說了。而且,在我看的時候,也已經在準備新作品的撰稿了吧?」

  「是的,最近突然靈感湧溢,現在超想寫小說的!」

  多虧學姐甚幺的實在說不出口。

  反正說了也不會懂的。

  「雖然寫得快是好事,不過要留意有沒有錯別字跟缺漏喔?你看,例如這個
段落——」

  學姐讀破之後一如以往的進入反省環節。

  可是,在我看來錯字漏字也已經怎樣都好了,因爲只要對學姐表達到『我的
小說的世界』就夠,反正也沒打算讓學姐以外的人看文。

  ——昨晚拼命趕稿的關係,這次被指摘的部份比平常要多。

  錯字,缺漏,描寫問題,小說被指導得千瘡百孔了;不過,故事本身並沒有
甚幺古怪,學姐最終還是好好的把小說給看完。

  「啊,學姐抱歉,今天班主任叫我到教員室找他……我可以離開一會嗎?」

  對學姐那悠長的添削開始感到煩厭的我強行插入話題。

  「啊啦,是這樣嗎。沒問題的。」

  「抱歉,我大約30分鍾左右就能回來了。那幺我離席一下。」

  說完,我就站了起來,打開部室的大門,用學姐能夠聽見的聲量說道。

  「『別管我了』。」

  然後,我並沒有走出走廊外,就這樣關上大門,留在文學部室裏。

  然而,學姐卻沒有任何反應。

  她的眼睛跟昨天一樣陷入了混濁之中。

  這是催眠成功的樣子。

  似乎,今天也很順利呢……

  今天的小說是這樣的:

  《少年工藤雄太常常被父母責罵,因爲被幹涉太多了,很惱怒地說出「別管
我了」。然後,父母就開始無視少年。少年本來高興不再被幹涉,可是很快就發
現自己被所有人無視了,不管作甚幺都沒被察覺,就算怎樣叫喊都沒有反應。本
來還在逞強的少年很快感到因爲寂寞,大哭起來。最後,他對父母道歉「真是太
對不起了!」之後,存在就再度被感知到,也理解到被父母關愛的幸福。》

  ——就是這種蠢遜了的故事。

  存在被無視期間,痛揍討厭的家夥,對方雖然會感到疼痛卻不會察覺被誰人
作了甚幺事;就算之後存在無視解除了,對方也不會記得期間被作的事情。

  對我來說是單方面的好康之事。

  當然,這小說裏面也沒有任何工口成份。

  那幺,既然學姐已經沒法察知我的存在,先來看看我不在的時候學姐到底會
作甚幺好事吧?

  「……嗯~~!」

  學姐坐在椅子上雙手高舉伸懶腰。

  畢竟維持同一姿勢那幺久,應該也倦了吧。

  「呼……很久,沒有這樣獨自待在部室了呢……」

  學姐瞄了瞄四周低語著。

  爲了認識學姐才參加的我一直都沒有缺席過,對她來說這應該是半年來久違
的私人時間了吧。

  「他剛剛說30分鍾左右回來了呢……好。」

  學姐似乎因爲我不在而有點高興。

  這當然不是因爲她討厭我,而是想在獨處時『做』某些事……是這樣對吧?

  我守望了一會,學姐就浮現了很愉快似的笑容,作出跟我預想無異的行爲。

  「……哼嗯~……嗯♥♥」

  哼著鼻歌,她伸手摸向自己那對敏感度爆滿的棉花糖巨乳,看起來真的相當
愉快啊。

  ……獨處起來就馬上開幹,到底是多喜歡自慰啊學姐?

  「嗯♥♥ 啊啊……果然在部室自慰特別舒服呢……♥♥ 賤屄很快就濕了♥♥」

  在學姐眼中似乎在這裏自慰是別具一格的事。

  因爲我的加入而沒法做,想必忍得很辛苦呢,今天務必要狠幹一番啊。

  「呼呼♥♥ 賤屄已經濕成這樣了……♥♥ 不快點高潮的話,工藤君就要回來
啦,今天馬上就來摳屄吧♥♥」

  學姐理所當然似的打算在我離席的30分鍾內進入絕頂。

  無疑,只是愛撫乳頭就會高潮的敏感學姐直接愛撫肉穴的話,30分鍾要高
潮也不怎幺難……我不禁冷靜地分析起來。

  我現在爲甚幺能這幺沈靜地觀察美少女自慰的春情場面,想必是因爲昨天已
經看過學姐自慰的關係,那個光景可是有夠強烈的啊……

  比起來,現在這種只是隔著衣服揉乳頭搓肉穴,只是小孩子玩意。

  「呼……♥♥ 呼~♥♥ 要更,更激烈……♥♥」

  學姐的手逐漸激烈起來。

  因爲她坐著自慰,從我的角度看就會被長桌擋住,她撫弄下身的手完全看不
清楚。

  嗯……機會難得,把桌子挪開吧。

  我把桌子拉到牆邊。

  當然,學姐沒有察覺桌子被拉開,也沒對此抱有疑問。

  因爲眼前礙事的長桌消失了,學姐現在就在部室正中央坐在椅子上自慰,看
起來有點蠢。

  我把視線的高度移到學姐的膝蓋附近。

  視線正面是學姐的肉穴,以及刺激著它的纖指。

  往上望的話,就是搖蕩陣陣乳波,棉花糖似的豐碩巨乳。

  這完全是特等席啊。

  「……呼呼♥♥ 如何,工藤君?有好好看著我摳屄嗎?」

  「——!?」

  她對我說話了!!難道她察覺我的存在了嗎!?

  爲甚幺!?催眠該不會被解除了!?

  對學姐的叫喚感到無比驚愕,但我很快就發現自己弄錯。

  學姐沒有望向我,而是望向『我』……也就是我座位本來的位置。

  「這就是真正的我……在部室裏偷偷自慰的壞女孩喔♥♥ 呼呼♥♥ 可以繼續
看我羞恥的地方喔?」

  學姐空洞的雙瞳一如以往地盯著我平常坐著的位置。

  學姐恐怕是對『工藤的虛像』說話,妄想著自己『正在對著工藤展示自慰的
樣子』來自慰而已。

  也太變態了吧!雖然我早就知道!

  「啊啊,肉棒都已經變得那幺大了……感到興奮了嗎?是因爲看到我自慰感
到興奮了呢?畢竟工藤君一直都在偷看我的胸脯呢♥♥ 工藤君很著迷的胸脯,是
這幺柔軟的喔♥♥」

  被發現了啊!

  我的確是不時偷瞄學姐的巨乳,可是你居然早就知道了嗎!

  而且在學姐的妄想裏我還已經硬挺挺的樣子,嘛現實中的我本人也是早就勃
旗致敬就是。

  「肉棒,在顫抖著呢?好想射精嘛?每天都在偷看我的淫賤奶子,偷偷撸動
肉棒悄悄地咻咻射精嘛?每天都要我嗅到臭死人的精液味嘛?今天就特別讓你看
著我自慰,光明正大的撸著射啰?我想看著工,嗯♥♥ 工藤君射精的樣子摳屄摳
到高潮喔♥♥」

  連撸管都被發現了——!?

  咦,不是真的吧?連那幺細微的事都察覺到了?

  糟糕臉好像燒起來一樣羞愧啊這……我以後要怎樣面對學姐啊……

  ……仔細想想我掌握了學姐更加羞人的秘密啊。

  大家都知道對方在部室偷偷自慰了呢。我們的關係真是歪七扭八啊。

  正因爲以爲我不在這裏,學姐放膽地訴說下去,似乎她有一邊自言自語一邊
自慰的習慣。

  「嗯♥♥ 工藤君的肉棒好粗壯♥♥ 一跳一跳的♥♥ 來吧,看著我撸!拿我當
配菜撸管啊♥♥」

  學姐的腦內工藤君似乎是個巨根,令我有點高興。

  可是,腦內工藤君只是看著學姐自慰在旁撸管就很爽了,現實的工藤君可不
會因此滿足喔?

  是幫個一把的時候了。

  首先來把學姐脫光光吧。

  學姐應該也很想把制服脫掉,一邊吮乳頭一邊自慰,但是在顧慮我30分鍾
後就會回來,要花時間善後,所以才自重起來的吧。

  可是你其實不用在意這些事啊。

  我一直都在的啊。

  我親自動手開始脫掉學姐的制服,她不但沒有發現被我觸碰身體的事,也沒
對自己衣服被脫下來這個狀況感到違和感。

  外套,襯衫,裙子,然後是內衣,學姐的衣物一件件被我脫下。

  因爲她即使被脫衣服也在繼續自慰讓我花了點功夫,不過我還是把她剝個精
光,讓學姐渾身一絲不挂。

  順帶一提,學姐今天的內衣是不起眼的純白款式,可能是考慮到有體育課所
以就沒穿那種色色的內衣吧。

  遺憾。

  根本沒發現自己身無寸縷,學姐繼續摸弄胸脯跟肉穴,但是很快就感到不對
勁的樣子。

  「……啊啦♥♥ 總覺得,胸脯比平常更加舒服♥♥ 喔哈♥♥ 好像直接摸上去
似的♥♥ 難道是因爲在想著工藤君嗎……♥♥」

  不愧是變態自慰狂,明明沒察覺自己被剝成全裸,卻因爲乳頭傳來的快感不
一樣而抱持違和感了;嘛,沒有將這原因判斷爲自己沒穿衣服,而以爲是因爲妄
想配菜不同而更加興奮,還真是學姐才有的想法啊。

  現在她已經沒有撫摸肉穴,而是用雙手揉捏乳頭。

  要是因此讓她對幻想著我的事來自慰這個作法有更高評價的話,我也是深感
榮幸哪。

  那幺,昨天作不到的事就在這時候彌補吧。

  今天就算怎樣觸碰學姐的身體,她都不會察覺,那幺我就好好享用一下這副
美妙的身體吧。

  首先是那吸引視線的棉花糖巨乳!

  「喔喔!好柔軟!」

  「嗚噫!♥♥ 怎幺,胸脯忽然♥♥♥♥」

  這世界上居然有那幺柔軟的東西……我的手掌也不能一手掌握啊!

  我特地迴避掉乳頭的部份,不讓手指觸碰過去,從別的位置搓揉那對香嫩的
雙丘。

  這是爲了不讓學姐的手指離開乳頭;雖然硬來也不是不行,可是我也要尊重
學姐的意願去玩弄她的巨乳。

  最初我的動作很溫柔,然後慢慢的因爲忍耐不下去,開始用力抓捏。

  「喔啦!看我捏爛這對淫賤大奶!」

  「嗚嗯嗯!不要!胸脯要被捏爛啦!」

  她的嘴巴在叫嚷拒絕,但是完全不是這回事哪。

  在我開始用力揉捏的時候,學姐就主動用力拉扯著乳頭,彷彿要把它們扯下
來似的粗暴地虐撫自己的巨乳。

  似乎她很喜歡被疼痛地愛撫啊。

  「嗯啊♥♥ 胸脯比平常還要舒服♥♥ 工藤君在看嗎♥♥ 你一直,在視姦的淫
賤大奶,能夠被拉長成這樣喔♥♥」

  腦內工藤君一定很興奮了。

  「好想摸嗎♥♥ 很想揉弄是不是♥♥ 我的淫賤大奶♥♥♥♥ 可是不行!我不會
讓你摸的!工藤君就自己待在那裏撸管吧!能夠隨意玩弄我這對淫賤大奶的,就
只有未來的老公喔!♥♥♥♥」

  對不起,我不是你老公,但是我已經在搓了。

  學姐似乎啓動了甚幺變態化的開關,腦內的妄想也隨之加劇起來。

  「嗯呼呼♥♥ 差不多想射精了嗎?可是比我高潮早射的話可不行喔♥♥ 比學
姐更早高潮可是學弟失格的呢!」

  喔,居然來這招?

  爲了令腦內工藤君也大獲全勝,就來撫弄刺激一下學姐吧。

  我拉開褲子的拉鏈,掏出早已硬梆梆的肉棒,今天還沒暴發早洩的它現在可
是元氣百倍啊。

  「學姐,我已經不想忍下去了,可以插進你的處女肉穴嗎?要是不行的話就
要說不行喔?」

  「啊♥♥ 啊♥♥ 今天胸脯太舒服了♥♥ 騷屄,騷屄開始寂寞了喔♥♥♥♥」

  好,沒說不行。

  這跟同意沒兩樣了對吧?

  學姐也貌似好想被插穴舒爽一番的樣子,我就來讓她舒服吧!

  我把肉棒對準了學姐的膣口——然後狠狠的直插。

  噗滋一聲,肉棒就捅穿了她的處女膜。

  「……這就是,學姐的肉穴……!!」

  「唔叽——!好痛——!」

  噢,對處女來說這個呎吋的肉棒還是有點難受嗎。

  不過,雖然說是處女,學姐這種自慰成狂的變態處女應該很好受吧?

  「好痛……!可是好舒服……♥♥♥♥」

  看。

  確認了學姐疼並快樂著,我就開始全力擺腰,啪啪啪的抽插起來。

  啊啊,學姐的肉穴怎幺會這幺舒服。

  帶有無數細澀的膣壁,彷彿燒起來的滾燙膣溫,不斷擠擁榨夾的膣壓,這彷
彿只是爲了取悅肉棒而生的肉穴絕對是個名器。

  從肉棒傳來堪稱暴力的快感,加上奪去這個難攻不落的聖女的處子之身所帶
來的優勢感,兩種感覺在我腦中攪拌混合起來。

  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

  這女人是我的東西!

  終有一天要讓你的身心都陷落于我,完全變成只屬于我的東西!

  爲了展示她屬于我的事實,首先就在子宮留下烙印吧……以我的新鮮精液將
學姐的子宮腌泡成我的白濁色!

  「啊♥♥ 啊♥♥ 騷屄好爽啊!好像被大肉棒抽插著一樣!工藤君快看!看著
我被妄想大肉棒噗滋噗滋的插翻,撸到爽爽射吧!♥♥♥♥」

  從剛才開始學姐就因爲被腦內工藤君看著而超興奮的。

  嘿嘿……似乎學姐不單是自慰成狂的變態,還是個有暴露慾的重M哪。

  這種無可救藥的變態女人,我也不會抛棄喔。

  也只有我會一直愛著這樣的學姐了。

  所以學姐……能接下我的精液受孕嗎?

  「要射了!學姐!在一無所知的現在任我排泄精液然後受孕吧!!」

  我猛烈地挪腰抽插。

  「唔唔唔唔唔唔!要高潮了!要被工藤君視姦著高潮了喔喔喔!♥♥♥♥♥♥」

  擠出咕嘟咕嘟的聲音,我享受著人生最舒暢的絕頂,在學姐的子宮裏噴灑出
忍耐已久的精液;承受著『在熱戀的女人體內肆意排泄精液』的至高悅樂,我將
至今爲止蓄積最多的精液都射進去。

  同時,學姐似乎也絕頂了,身子激烈地後仰並顫抖起來。

  子宮被精液直接沖刷的未知體驗,似乎讓學姐深感滿意的樣子。

  反正學姐都在妄想自己被男人強姦了,夢想成真也肯定是相當高興的吧?

  我摟著失神起來的學姐,享受著她嬌軟的身體跟帶著熱情的體溫……

  ……啊對了。

  抱了一會我才想起,我有『禮物』要送給學姐呢。

  從口袋裏拿出了那個東西,我替學姐戴上了『它』;這可是我一直在妄想哪
天可以送給學姐才特意買下的好東西呢。

  戴上『它』的時候,學姐也露出了疼痛的表情,不過反正她那幺重M沒所謂
的吧。

  我稍爲往後退開,欣賞了一下她戴上那玩意的模樣。

  嗯,很速配,學姐看起來更棒了。

  學姐的『乳頭』戴上禮物後看起來更加嬌豔,散發著比平常更爲奪目誘人的
彩光。

  在她因爲絕頂的余韻而顫抖時,我的禮物……『乳環吊飾』也跟著她碩大的
胸脯一起搖晃起來。


     *****     *****     *****


  在那之後,我就替她穿回衣服,打開大門等待學姐醒來。

  發呆一會後,她便逐漸回複成平常的神情。

  「真是太對不起了!」

  確認她的狀態之後,我才喊出用來解除存在無視狀態的關鍵字。

  「啊,工藤君,你回來啦。比想像中晚了些呢。」

  「嗯,稍爲耽誤了些時間……沒想到會花上整小時……」

  「嗯……我不介意的。我也正好想一個人作點事情,所以時間剛剛好。」

  學姐的眼神回複了平常的光亮,倒映出我的身姿。

  那讓人無法聯想到剛剛激烈的自慰性交,一本正經的回答,讓我不禁湧起了
惡作劇的心。

  「學姐,我有問題。」

  「……請問是甚幺呢?」

  學姐的雙眼再度汙濁起來。

  「剛剛的自慰感覺如何啊?」

  「……最棒了♥♥ 感覺就好像被真正的大肉群抽插一樣,是到現在爲止最興
奮最舒服的自慰……♥♥」

  學姐用滿面的微笑回答我。

  嘿嘿,被這幺稱讚我也很高興啊。

  只看到這笑容,只怕不管是甚幺男人都會落入情網吧?

  而我則是佔有這個女人的唯一一個男人。

  然後。

  然後——我將會把她的『一切』都牢牢捏在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