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住在隔壁的一对奔放男女

精彩内容:

Z住在我隔壁,我們是合租的房子。Z的口頭禅是:人,要嘛大俗,要嘛大
雅,夾在中間半俗不雅的最惱火!

  Z說他自己這輩子大雅是做不成了,做大俗呢,那是「相當」的有潛力。Z
說到做到,日常生活中,說話做事情都超級俗,無敵的是,他還找了一個跟他一
樣俗的老婆,夫唱婦隨。下面就是平日裏他們的一些對話,絕對真實。

  Z最喜歡摸他老婆的奶奶(乳房),每天晚飯後,Z老婆都會在客廳裏看電
視連續劇,一般這個時候,Z就會躺在沙發上,頭枕著他老婆的大腿,把手伸到
他老婆睡衣裏面捏捏捏,捏個不停,跟揉麵團似的,嘴裏還會有節奏地喊:「摸
奶奶!摸奶奶!」(喊的語調跟抗戰影片中喊「沖啊」差不多,只是激昂中帶著
叫床的味道。)

  Z的老婆則完全沉浸于電視劇中,隨著劇情的發展,一會兒傷心、一會兒大
笑,只有在廣告時間回過神來摸一摸Z的頭,說:「乖乖,摸左邊這個,這個大
點!」就算我在旁邊Z也照摸不誤,摸高興了還會熱情地邀請我:「XX,來,
給我50元遊戲幣(我和Z都在耍同一個網路遊戲),摸一下我老婆的奶奶!」
汗!

  有次在家裏一起吃飯,Z老婆穿著低胸吊帶裙坐我對面,前傾夾菜的時候,
兩個奶奶被我盡收眼底(Z老婆的奶奶的確一級棒,又圓又挺,怪不得Z他這幺
熱衷于此)。

  吃了一會兒,Z發現我的眼神沒對,一把把手捂在他老婆胸口上,接著對著
老婆就罵:「穿這幺低胸的裙,都被看完了!」

  正當我尴尬之際,Z老婆輕輕把她老公的手扒開,輕描淡寫頗有大將風度的
對我說:「XX,沒關係的,我夏天在家裏都不戴胸罩,你隨便看!」Z無語,
我也無語。

  有天晚飯後上街散步,Z突然扭頭帶著谄媚且淫蕩的笑容對他老婆說:「老
婆,今天晚上我們回家操穴怎幺樣?」

  Z是個大嗓門,再加上平時在家裏毫無節製地喊「摸奶奶」喊習慣了,所以
聲音大小一下沒控製好,立即招來路人驚異的目光。

  Z自己也覺得有點過了,扭頭回來老老實實的走路,只有他老婆很鎮定地繼
續應和著Z的提議:「要的,今天晚上回去大幹一場!」汗!

  有次Z老婆說Z性能力不行,Z狡辯:「老子號稱『夜叁次』!」

  Z老婆:「就是一次只有叁分鍾,就會劈嘴說,你要哪天把老娘幹得幾天下
不了床就算你兇!」

  Z老婆經常會當著Z的面向我抱怨,說Z太胖,不愛動,連做愛也不熱衷,
只愛摸她的奶奶,就算做愛也都是她在上面,Z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動不
動,任她擺布。

  我認爲Z老婆的潛台詞是:這樣的男人,就他媽的是根自慰棒,而且還是劣
質的。

  我問他們大概多久做愛一次?Z老婆說:「一個月也很難來一次。」說完後
罵了很經典的一句話:「一個月都來不到一次,媽的,連月經都不如!」

  我這個時候才恨啊!Z胖得跟豬一樣,居然找到一個身材這幺惹火的婆娘,
最可恨的是還佔著茅廁不拉屎!還恨自己空有一身蠻勁無田可耕!

  Z老婆特別能吃,有次她在Z面前撒嬌說:「找到我這種女的當老婆算你運
氣,別的女人動不動就要喊你請吃西餐,我每天包子、饅頭就可以打發了,多好
養啊!」

  Z大怒:「好養個屁!你包子、饅頭都要給老子吃出西餐的價錢!」

  Z老婆有次和同事們去唱歌,很晚仍沒回來,Z一個電話過去:「你在做啥
子?」

  Z老婆:「和同事在KTV唱歌。」

  Z提高嗓門問:「有沒有給男的摸奶奶?」

  Z老婆:「他們想摸,我沒幹。」

  Z:「嗯,好嘛。可以挂了!」

  有天晚上,Z老婆在臥室裏全神貫注地打《連連看》,Z走進去一把抓住他
老婆的奶奶說:「趕快去洗澡!」

  Z老婆頭也沒擡地回答:「還早,晚點再洗。」

  Z加大了抓奶奶的力度說:「馬上去洗,洗了來吹箫!」

  有次我問Z老婆:「你和你老公那個不?」

  Z老婆:「哪個?」

  我:「就是……嗯……」(指了指嘴。熟歸熟,奔放歸奔放,這種問題還是
不大好直接開口。)

  Z老婆悟性很高,一下就明白了過來:「哦,你說的是口交啊?要!」(答
得很乾脆。)

  我:「……」

  Z老婆:「但是一般都是我給他口交,他從來不肯給我口交。那個臭男人,
從來不幹吃虧的事!」

  我:「……」

  有次我們一起在客廳裏看文藝晚會,張宇出來唱《用心良苦》,Z一下停住
自己在他老婆睡衣裏蠕動的手,說:「老婆!」

  Z老婆:「嗯……」

  Z:「你說你是處女,偏偏找我來操穴,插進去,抽出來,真的感覺好痛快
(用《用心良苦》的調子來唱)!」

  PS:事後我問Z:「你是從哪裏學來的?」他說是自己即興發揮的,我覺
得Z很強悍!

  有天晚上,我在自己屋子睡覺,半夜,Z跑來敲我的臥室門:「快開門!」

  我:「啥子事?」

  Z:「開門再說,急事!」

  我把門打開,Z探個頭進來神秘地說:「我馬上要跟我老婆操穴了,你尖起
耳朵聽喔!」

  有次,我一哥們兒到我家借宿一晚,由于我們回家得晚,Z和他老婆已經睡
了,不曉得家裏來了外人。

  第二天早上,半夢半醒間聽到Z老婆「啊」的大叫一聲,我一下從床上跳起
來,看到我哥們兒滿臉尴尬地從客廳走進來。我出去,看見Z老婆身上只穿著內
褲和胸罩(很性感那種,镂空的)站在客廳裏。

  這個時候Z也出來了,很嚴肅的問:「啥子事?」

  Z老婆:「我剛洗了澡出來……」(因爲太熟,Z老婆在我面前很奔放,不
過在外人面前,多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當時我也覺得有點尴尬,Z的臉色也有點不對,我正要跟Z解釋說我朋友不
是故意的,還沒等我開口,Z就指著他老婆罵開了:「他媽的,清早巴晨就一驚
一乍的,叫個屁啊!覺都睡不清靜,你又不是啥子都沒穿!」

  Z老婆是個購物狂,有次一個人出去逛街,買了一件八百多元的衣服回來,
Z一看大怒,罵:「你這婆娘是個敗家子,奢侈!奢侈到極!」

  Z老婆立即回罵:「你個臭男人球,沒出息的,錢掙不到,你一樣奢侈!」

  Z急了:「我咋奢侈了?我咋奢侈了?老子一個月掙二千塊,你買衣服都要
切脫一半,害得老子抽煙都只抽五牛!」

  Z老婆:「花你幾大百咋了?沒事就逮到老娘的奶奶摸,不給錢呗!你一個
月掙二千,你就敢找一個月花一千的婆娘,這不叫奢侈叫啥子?!」

  Z:「……」

  那天兩人吵架後,Z老婆就氣走了,到晚上11點都還沒回家。Z在家裏有
點坐不住了,遊戲也沒心情打,問我:「那個大奶奶婆娘這幺晚了還在外面,不
會被人摸奶奶吧?」

  我回答:「你擔心就打個電話過去問呗!」

  Z說:「打毛線,這次絕對不妥協,這次妥協了,下次她就敢再給你買一件
千八的回來。」

  差不多到晚上12點,Z老婆打電話來了,接電話之前,Z得意地對我說:
「原則問題,絕對不要妥協。看到沒?那個騷婆娘自己打電話來道歉了吧!」

  接通電話,剛說兩句,Z就鬼火冒的把電話摔到床上,大罵:「狗日的騷婆
娘,陰陽怪氣地打電話給老子說,她晚上又去買了一條五百多塊的褲子!」

  有天吃晚飯的時候,Z對他老婆說:「親愛的,晚點吃完飯我們去公園,咋
樣?」

  Z老婆很開心的說:「啊!?乖乖,你平時只曉得天天窩在家裏打遊戲,今
天咋這幺乖,想帶我去散散步呢?呵呵!」

  Z:「老婆,你誤會了,不是去散步,我想打『野戰』了。」

  Z老婆:「……」

  有個星期天,我和Z上街買東西,走到樓下,遠遠走來一穿低胸的小妹兒,
我和Z都色迷迷地盯著小妹的胸部看。走近後,Z哭笑不得的對我說:「我想起
自己剛才的舉動,好噁心!」

  我莫名其妙之際,聽到低胸妹妹朝著Z喊:「哥!」(他妹妹最近把頭髮燙
了,又化了妝,Z遠遠的也沒認出來。)

  設身處地想想,是他媽的真夠噁心。

  Z妹妹當天晚上住我們那裏,和Z老婆一起睡,Z睡客廳。Z妹妹和Z老婆
把睡衣換好,正準備關門睡覺,Z一聲大吼:「不忙關!」

  Z老婆:「還有啥子事情?」

  Z:「睡覺之前再摸下奶奶!」

  汗!

  有天Z老婆很主動地對Z說:「乖乖,快去洗澡,洗了來口交。」

  Z很鄙視地看著他老婆:「你這婆娘真俗,動不動就說『口交』。」

  Z老婆:「你不也經常說!」

  Z:「現在老子不說了『口交』了,現在流行說『口爆』!」

  某天清晨,Z老婆在洗盥間大叫起來:「呀!乖乖,我的嘴巴流血了。」

  Z正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不耐煩地說:「你每個月都要來一次,大驚小
怪的咋子?」

  Z老婆:「是上邊!」

  Z:「哦,沒的事,那是口交後遺症!」

  有天,Z老婆對Z說:「我們單位有一男的想泡我,約我今天晚上吃飯。」

  Z:「不準去!」

  Z老婆:「放心,不會讓他摸奶奶的,就吃個飯!」

  Z:「嗯……」

  Z老婆晚上回來。

  Z:「給摸奶奶沒?」

  Z老婆:「沒,他還給我買了很多吃的,我給你帶了些回來。」

  Z抓過來就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隔了幾天。

  Z老婆:「上次那個男又約我去唱歌。」

  Z:「哪個男的?」

  Z老婆:「就是約我吃飯,還給我買很多吃的那個。」

  Z:「哦,去吧!耍高興。」

  汗!

  晚上Z老婆又帶了堆吃的回來,Z依然問其是否被摸,Z老婆回答沒有。

  又隔了幾天。

  Z老婆:「那個男的今天晚上又約我。」

  Z:「不準去了。」

  Z老婆:「我給你帶好吃的回來。」

  Z:「你要敢去,腳給你打斷!事不過叁,今天再去,他肯定要把你這個騷
婆娘給吃了。」(看來Z是懂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的。)

  Z老婆在公司是做文秘的,有一次下班回來。

  Z老婆:「今天我陪我們部門經理去談客戶,那個客戶很色,一直色迷迷地
盯著我胸口看。」

  Z滿不在乎地回答:「誰叫你的奶奶這幺大呢!」

  Z老婆:「還不是你給老娘撸大的!」

  Z繼續問:「他這龜兒子是不是想把你打來吃了嘛?」

  Z老婆:「就是有那個意思。吃完飯他還問我是不是處女,我沒回答他。」

  Z淫賤地笑著說:「你個騷婆娘,你咋不回答他呢?以後他要再問你,你就
說你是處,絕對是處,只不過是裝處!」

  Z老婆更加強悍地回答:「處!都給你這龜兒子杵爛了,還處!」

  汗!

  有天回家剛進門,Z就朝我得意地說:「我今天下午和我老婆操穴了。」

  我問Z老婆:「真的哇?」(Z經常謊報軍情,所以一般我就會向他老婆求
證。)

  Z老婆笑著回答:「今天是真的。」

  我:「喲!這個月的指標都提前用了?」

  Z:「哈哈!怕你不信,我把我老婆叫床的聲音錄下來了,足足叁十分鍾!
老子今天證據在手,看你龜兒子不承認。」(不曉得的還以爲我和Z老婆偷情被
逮到了。)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Z老婆插一句:「別信他的,就叁分鍾,他按的重複播
放……」

  有次Z出差回來,春風滿面的請我們幾個朋友去吃一頓。席間,有朋友開玩
笑的問:「Z,你呀,這次出去多半找了小姐。」

  Z老婆當時在旁邊,所以Z連忙說:「沒有沒有,這次去很忙,時間緊迫得
很,哪有時間找小姐哦!」

  Z老婆這時停住筷子,朝Z酸溜溜的說了一句:「忙?叁分鍾時間你都抽不
出來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