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羔羊传奇

精彩内容:

大癫帝國的貴族區內,其中一座豪華堡壘住著一位滿清親王名叫愛新覺羅.
溥達,憑著亡國前偷運出來的財寶,令他可以繼續過著奢華的生活,早逝的妻子
爲他留下一位寶貝女兒,她便是愛新覺羅.華婷並擁有先皇禦賜「送珠格格」名
號,溥達對這掌上明珠極度溺愛令華婷從少便變得刁蠻任性。

    時光飛逝華婷已經是一位年華雙十的青春玉女,溥達爲了取得更高的社會地
位竟將華婷許配給當地一位極有威望的公爵,而這公爵卻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頭
子,年齡相差半個世紀的老夫少妻配合當然沒有好下場,天生淫蕩的華婷早已在
大學時候便有了豐富的性經驗。

    最後更在公爵府邸勾搭上幾名強壯的男僕、園丁和司機。

    紙不能包火,終于給老公爵發現了姦情,爲了發洩心中怒火和保存名聲,于
是暗中將奸夫一一幹掉,畢竟老公爵還是深愛這東方小美女,所以始終不忍痛下
殺手,但不知好歹的華婷竟怒罵他無能,不能滿足自己性需要然後拂袖而去。

    士可忍孰不可忍,憤怒的老公爵拿著匕首從後追上,卻在門外遇上聞風而至
的十多名記者。

    “公爵先生,聽説公爵夫人有婚外情,這是真的嗎?"

    “公爵先生,聽説你們的夫妻感情不太好,這是真的嗎?"

    “公爵先生,你們會離婚嗎?"

    一連串的問題令老公爵不知所措,但總不能當衆殺人,于是急急將匕首藏回
口袋眼巴巴看著華婷遠去。

    如此醜事令老公爵不得不向他的姪兒訴苦,而他的姪兒便是大癫帝國的現任
國王喬治八十八世,叁次婚姻失敗令喬治八十八世對異性恨之入骨,老公爵的遭
遇就如感同身受,于是決定重啓廢除幾乎一個世紀的「淫婦懲治條例」來對付華
婷這個淫婦。

    不知大禍臨頭的華婷在外面玩了幾晚一夜情才返回外家,溥達和管家的面上
卻滿面愁容,究竟家裏發生了甚幺大事?

    華婷由于衣食無憂,所以長得肥肥白白討人喜愛,圓圓趣緻臉蛋有些像那位
新入行的日本AV女優有花もえ,此刻的她滿面春風手持名牌手袋,身穿極爲誘
惑的粉藍色樽領無袖連身裙,正面看去十分保守,但裙身卻短得可憐幾乎看到女
性兩腿間的禁地,兩側腋下位置開至腰部可以看到乳房側面,不過最大膽的是背
後deep V設計竟將整個後背和大半個桃尻都露了出來,面對如此美女穿得
如此性感世上又有那個男子不動心?不過溥達和管家對華婷這個豪放女早已見慣
不怪。

    “女啊!妳對老公爵幹了甚幺?他們要來取妳的命了。看到女兒回來溥達立
刻大聲質問。

    “祇是罵了他幾句無能、垃圾、廢柴……這老不死又想甚幺了?"華婷不屑
地說。
   
    “妳怎能對老公爵如此無禮,現在闖禍了,他們已重啓"淫婦懲治條例“叁
天後便會對妳執行死刑。"愛女心切的溥達從未如此痛罵女兒。

    “老爺,不好了!國王的紅衣皇室侍衛也來了,看來小姐逃不了。"管家向
窗外一看像有所發現,原來屋外大片草地和樹林的遠處布滿不少身穿鮮紅制服的
衛兵,在這青綠色環境下顯得份外搶眼。

    “難道他們想在行刑前進行就地軟禁?"溥達面色一沈說。

    “開玩笑?憑這群家夥想困住本姑娘?看我如何打發他們。"華婷口裏雖硬
但畢竟還是金枝玉葉的女兒家,于是點起香煙吸了兩口來壯膽,然後打開大門怒
氣沖沖直向紅衣侍衛走去。

    “你們聽著!我是貴族後代也是公爵夫人,再不離開我便對你們不客……"
華婷這句話還未說完,一顆子彈便從樹林暗處射出將華婷指間香煙射斷。

    “你……你們竟敢……"自己竟成了活靶,華婷嚇得呆若木雞全身發抖。

    溥達和管家見狀于是冒險走出來將不會動彈的她急急搬回屋內,呆了一會兒
華婷才定過神來大叫:“嚇死我了,他們竟然對我開鎗。"

    “看來是鎗法如神並且擁有殺人執照的黑衣侍衛也來了,今次更加麻煩了。"
管家歎著氣說。

    “爸,現在怎幺辦?我不想死呀!嗚……"華婷自知闖下大禍于是哭著向老
爸求救。

    “女啊,命令是由國王發出,我也無能爲力,唉……"溥達說罷便和華婷相
擁痛哭。

    “老爺,你有聽過「羔羊會」嗎?"管家突然向溥達問了一個問題。

    “甚幺「羔羊會」?販賣畜牲的嗎?你的意思是最後晚餐給小姐做羊扒?"
溥達向管家怒道。

    “不,「羔羊會」不是賣羊的,它是專門出售替人受罪的「代罪羔羊」,換
句話說,「代罪羔羊」代替了小姐接受死刑,小姐便不用死了。"管家滿有信心
地說。

    “真的可以嗎?爸,無論多少錢也要買一頭回來代我去死。"這一線生機令
華婷停止了哭聲。

    “你有把握?"溥達看著管家半信半疑。

    “放心吧,祇要如此……這般……"管家說出自己的計劃。

    “好,就交給你辦。"溥達在夾萬取出一小袋鑽石交給管家,由于紅衣侍衛
和黑衣侍衛的目標是華婷,所以祇是循例查問幾句管家便可以毫無困難帶著鑽石
離去。

    另一方面,溥達代女兒向大癫帝國國王要求在行刑前向他們所信奉的「九天
神女」(注:又稱天女)作最後禱告,基于人道立場喬治八十八世也沒有作出拒
絕。

    叁天後也是華婷行刑之日,這天的大清早,震耳欲聾的鼓聲鑼聲由遠而近引
來紅衣侍衛的注意,衹見管家帶著一群奇裝異服的人擡著一個人般大的神像歸來,
這神像不像一般神像寶相莊嚴,衪的外形是以色相來普渡衆生的裸女,但五官端
莊秀麗沒有一絲淫邪,如流水般長髮向兩邊披下剛好遮掩一雙巨乳,而玉手放在
胸前擺出沾花手姿勢,整個盤坐的神像就這樣安放在蓮花座之上。

    早已收到放行命令的紅衣侍衛準備讓這班人通過,但警覺性極高的黑衣侍衛
隊長卻覺得神像有點古怪要來檢查一下,細心檢查之下終于給他發現神像兩旁竟
有暗扣,難道裏面藏有甚幺不可告人的秘密?暗扣被打開裏面祇有空心的空間而
且甚幺也沒有,黑衣侍衛隊長心有不甘正想深入檢查,這時紅衣侍衛隊長上前勸
阻才讓管家他們順利通過,最後將神像搬進溥達的屋內。

    所有閑人退出屋外祇剩下溥達、華婷和管家向著神像進行禱告,不過這祇是
一場掩人耳目的把戲,真正目的是要將「代罪羔羊」運進來和華婷交換身份,管
家將神像搬開露出蓮花座上的圓型暗門,難道「代罪羔羊」便是藏身其中?

    但像餅乾罐祇有一個小小出口的蓮花座要來藏著一個活人實在匪夷所思,除
非她是……一等一的瑜伽高手。

    管家將圓型暗門打開露出裏面的肉團,然後輕拍蓮花座説:“出來吧,36
號。"(注:原來「羔羊會」內的「代罪羔羊」都沒有名字祇是以號碼來代替。)

    看來「代罪羔羊」是以側身蜷曲姿勢藏身蓮花座內,首先她慢慢地、艱難地
將左腿從小小出口伸了出來並且腳掌踏在地上來借力,半個臀部扭動著順勢推出,
同一時間柔若無骨的左臂也從罅隙中探岀,伸了出來的部份身體令蓮花座內的空
位增加也方便了「代罪羔羊」用右手和右腳發力將余下身體部份像軟體生物般逼
出,轉眼間被囚禁的扭曲軀體終于通過出口再次接觸外面的世界,「代罪羔羊」
垂下的臉慢慢擡起,她和華婷同樣是圓圓可愛的貓兒臉蛋,不過卻多了一份剛強
味道,有點像那位AV美少女川崎亞裏沙,這詭異的柔體術令溥達和華婷看得目
瞪口呆。

    “老爺,小姐,她便是「代罪羔羊」36號。"管家對眼前裸體美女作出介
紹。

    “唔,樣子不錯,爲了我的女兒祇好犧牲妳了。"溥達冷冷地說。

    美女敵視美女是女性的天性,衹見華婷圍著36號繞了一圈然後囂張地說:
“我是貴族後代身份高貴,能夠做我的替死鬼是妳幾生修來的福氣,有甚幺遺言
要說嗎?"但木無表情的36號卻沒有任何反應。

    “小姐,她是不會回答妳的,因爲她是一個啞巴。"管家代36號回答華婷。

    “雖然有她來代替我的女兒受死,但兩人樣貌卻不太相同,如何騙過執法人
員?"溥達突然發現了一個重大問題。

    “這個不難,這便是鬆弛變形劑,地下市場每瓶售二十両黃金,有了它,便
可以將36號的臉像黏土般造成小姐一模一樣。"管家將一小瓶透明的液體交到
36號手裏,于是36號便坐在化妝台前先將液體均勻地塗在臉上,然後注視華
婷記著她的樣貌,待液體完全滲透進肌膚後便對著鏡子工作起來,祇見她在臉上
左揉揉右揑揑,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將自己變成華婷一模一橡,這簡直是……一等
一的易容高手。

    “如果她們站在一起,我也分不出誰是我的女兒。"看來溥達非常滿意。

    “那幺,小姐,請脫下衣服讓36號穿上。"管家繼續作出指導。

    由于對天女作最後禱告是一個重要的儀式,所以華婷是一身高貴的旗袍打扮,
隨著胸前鈕扣被解開,華麗的旗袍由華婷身上滑落,一具令人噴鼻血的赤裸女體
便呈現眼前,這時溥達又發現另一個問題,雖然華婷和36號的膚色、身高和體
型差不多,但是由于華婷性經驗豐富,乳頭被不知多少男仕品嗜過所以顔色較深,
反觀36號的乳頭卻是迷人粉紅色,另一方面華婷的陰毛濃密而36號則是無毛
白虎,這些生理差別令溥達和管家一時間呆住了。

    “公爵夫人,妳的行刑時間到了,請快一點。"門外的行刑官大聲催促。

    既然時間無多也管不了那幺多祇好跟著計劃繼續進行,36號穿上華婷的旗
袍扮成公爵夫人,管家將神像放回蓮花座之上再將前蓋打開,華婷眼看裏面空間
狹窄竟不肯躲進去,最後溥達軟硬兼施才令她就範,這神像對華婷來說也實在細
少了,以盤坐姿勢坐了進去已沒有多余的空間,再經溥達和管家用盡九牛二虎之
力才能將神像重新合上,裏面的華婷已經動彈不得就像人肉罐頭,幸好神像鼻孔
位置設有兩個小洞否則一定窒息而死。

    一切準備就緒,管家打開大門迎接外面的行刑官,祇見那禿頭的行刑官拿著
華婷的近照和處決文件施施然走到36號面前目測檢查,驗明正身後便在文件上
簽字,然後兩名紅衣侍衛押著36號走出屋外,整個過程他們也沒有理會屋中的
神像,而屋外的遠處早已站滿看熱鬧的人群,這百年難得一見的裸女處刑誰肯錯
過?

    處決地點是附近名勝尼絲湖,所以他們早已爲華婷準備了與衆不同的運送工
具,那是皇室工兵隊花了叁天時間利用拖拉炮座改裝而成,兩個車輪之上安裝了
由幾條鐵管支撐的棕色皮革馬鞍,馬鞍後方是一支設有多個大少铐鐐的垂直大鐵
管,鐵管頂部插上大幅的大癫帝國國旗好不威風,細看之下這馬鞍中央穿洞,兩
支一大一少由車軸曲軸推動的假陽具從中伸了上來,這刺激的玩意令人群中男的
看得血脈沸騰女的看得掩嘴暗笑。

    36號照著指示面向群衆站在這兩輪馬鞍之前,行刑官便宣讀華婷的罪狀和
應得的懲罰:“淫婦華婷不守貞節,敗壞社會道德,不行重刑難以服衆,根據淫
婦懲治條例,我國國王及公爵大人已批準執行沈江之刑,刑前裸體遊街示衆,淫
婦華婷還有何話可說?"

    36號面無表情默默搖頭,行刑官嚴肅地說:“那幺現在就請脫去妳的旗袍
坐在馬鞍上吧。"

    于是36號解開胸前鈕扣讓旗袍徐徐滑落,因爲沒有穿上胸圍內褲所以一具
嬌小圓潤的女體便直接呈現在群衆眼前,驚歎之聲隨即一同響起,大癫帝國的女
性大多是高頭大馬的類型,這類嬌小玲珑的東方女性對這裏的男仕來說實在罕見,
大多認爲就這樣殺掉有點可惜。

    這時左右兩位紅衣侍衛便將36號整個人高高托起,對準馬鞍位置便將她放
了下去,兩支假陽具就這樣無聲無色消失在36號的胯下,被異物入侵體內的不
適感覺令她掙紮起來,但雙手隨即被強行向後拉到馬鞍後的垂直鐵管上,在手腕
和手肘位置分別鎖上铐鐐,這姿勢很自然的令36號胸部向前挺起,一雙驕人乳
房更顯突出。

    一個紅色的封口球硬塞到36號口裏並用皮帶在腦後扣緊令她難以發出聲音,
而一個黑色眼罩令她失去視力完全進入黑暗的世界,如此祇剩下聽覺感受周圍的
環境。

    祇是手臂的拘束當然還不足夠,他們又在36號的脖子和額頭鎖上鋼環再和
後面的垂直鐵管連接,就是這樣上半身可以說是動彈不得了。

    爲了讓36號乖乖地穩坐在馬鞍上,一條裝有四條鐵鏈的鋼腰帶便給她戴上,
然後將鐵鏈分別緊緊鎖在馬鞍下方四角,最後36號的兩腿向後屈曲鎖在馬鞍後
方的腳鐐內,這樣整套對淫婦的拘束總算完成。

    此時紅衣侍衛將一匹強壯的戰馬拉過來並和載著36號的兩輪馬鞍連接起來,
行刑官悄悄走過來說:“這是公爵大人臨時爲妳加添的禮物請好好享用。"說罷
一對連著小銀鈴的鐵夾便夾在36號的乳頭上,不能動不能叫的她對乳頭的痛楚
祇有強忍下來。

    行刑隊伍是時候出發了,戰馬的拖拉令36號體內的假陽具進進岀岀好不痛
快,而胸前吊著的小銀鈴隨著路面的顛波發出悅耳的鈴聲,此時行刑官才發覺忘
了在假陽具和36號陰道內塗上潤滑膏以減低磨擦時對肉洞的傷害,不過現在遊
街示衆已開始,總不能把她放下來再塗上潤滑膏然後重新鎖起來,萬一誤了行刑
時間誰來擔當?于是行刑官悄悄將口袋內的潤滑膏擲在路邊算了。

    戰馬以慢速穿過大街向著尼絲湖進發,沿途群衆早已有所準備,當36號走
近時他們便邊叫罵邊將手中的鷄蛋、蕃茄狠狠擲在她的身上令她汙穢不堪。

    看著行刑隊伍遠去,溥達和管家才敢將華婷從神像中放出來,跟著他們要和
時間競賽在36號到達尼絲湖前在那裏準備一切做一場戲來騙過全部的人。

    行刑隊伍行至半途時卻發生了一件意外,當鷄蛋、蕃茄四處橫飛時,同樣是
紅色但不是蕃茄的東西擲在戰馬的旁邊,那是一串點燃了的紅色爆竹,爆竹的連
串巨響令受驚的戰馬發足狂奔。

    由于突然加快了速度,插在36號體內的兩支假陽具由二、叁秒抽插一次一
下子急增至每秒鍾四、五次,這程度對一般婦女已是吃不消甚至有性命的危險,
這禿頭的行刑官怎會看不出這失控的後果,萬一華婷被操死在馬鞍上那如何向國
王交待?(注:有一點連行刑官也不知道,這中途擲出來的爆竹根本是喬治八十
八世找人幹的,目的是讓華婷死前多吃點苦頭。)

    行刑官騎上另一匹戰馬從後追趕,其他紅衣侍衛也徒步跟在後面,跑了一大
段路程終于追上那受驚的戰馬,看來行刑官身手不凡竟然跳上疾跑中的戰馬勒緊
馬頭硬生生將牠刹停,

    看著那坐在馬鞍上沒有反應的36號難道她已暈死過去?行刑官忐忑上前除
下她的眼罩,一雙大眼睛怒視眼前人像在說:“你們在幹甚幺!"這充滿無形殺
氣的目光嚇得行刑官後退兩步,已經被拘束成這樣子還怕她甚幺?定下神來行刑
官立刻給36號戴回眼罩。

    行刑官蹲下來由下向上目測36號下體受傷程度,雖然沒有出血情況但兩個
小洞洞已被插至紅腫,潤滑膏在出發時已被抛掉,行刑官祇得吐了兩口濃痰在手
掌心,然後塗在假陽具表面作爲臨時潤滑,這時從後追來的紅衣侍衛已趕到,于
是一夥人便押著36號繼續余下的路程。

    被這意外一拖正好給華婷足夠時間趕到湖邊一處隱閉的地方,一絲不挂的她
做著熱身運動準備作最後親身出場,一切就如管家計劃進行著。

    行刑地點就在尼絲湖邊,那裏早已搭建了給國王和老公爵專用的臨時觀刑台,
而附近範圍也站滿群衆水洩不通好不熱鬧,距離觀刑台的較遠地方放置了一件用
紅布蓋著的巨大物件,那便是用來送華婷上路的行刑工具。

    終于行刑官將36號這替死鬼準時送到並將她由兩輪馬鞍解放下來,由于老
公爵視力不佳竟看不出遠處的36號和華婷身體特徵有所差異,一夜夫妻百日恩,
于是老公爵通過擴音器給她最後機會:“婷,如果妳知錯了並當衆發誓堅守婦道,
我們可以重新來過,否則今天便是妳的死期。"

    36號不爲所動不發一言遙望著觀刑台上的老公爵,旁邊的喬治八十八世看
不過眼大聲宣布:“不知悔改的淫婦留來何用?人來!行刑!"

    紅衣侍衛先用手铐將36號兩手反鎖在背後,然後將一條紅色像香腸而且外
面印上DANGER字樣的東西塞進她的肉洞內,最後給她戴上金屬貞操帶另加
挂鎖鎖上,那幺剛才紅色的東西便封死在體內不能取出。

    一個直徑約半米由鐵枝縱橫交錯造成的球型鐵籠被搬了出來,它的中間可以
打開分成上下兩部份,36號被強行按下跪在裏面,頭部俯下緊貼雙膝,紅衣侍
衛立刻合上鐵籠並加上挂鎖將36號困死籠內,外面的群衆祇看到肉團在細小的
球型鐵籠內蠕動,其實36號已開始進行逃生的行動,首先是兩手穿過臋部移至
身前,然後取下暗藏在髮際的金針嘗試打開貞操帶上的挂鎖……

    另一方面,紅布被拉下露出下面期待已久的東西,那是從曆史博物館借來的
投石器,就是古代那種像湯匙機器將巨石擲出攻擊敵人,紅衣侍衛將36號連人
帶籠放在投石器上。

    “叔叔,這個可以遙控引爆淫婦體內C4炸藥將她碎屍萬段,而最佳的位置
是在半空中。"喬治八十八世將遙控器交到老公爵手裏。

    “真的要這樣嗎?"老公爵又心軟起來。

    喬治八十八世懶理老公爵的廢話,直接姆指向下做出處決的手勢,于是紅衣
侍衛按動投石器的機關將球型鐵籠彈得又高又遠,內裏的36號竟被巨大沖力弄
至金針脫手跌出籠外。

    轉眼間鐵籠由最高點墮落,喬治八十八世急忙催促:“叔叔,是時候了,快
按下遙控器。"

    如果真的這樣做那幺36號必死無疑,那老公爵始終猶疑不決沒有按下,這
樣便給了36號一個死裏逃生的機會。

    球型鐵籠掉落湖中心産生了水花和漣漪,36號在羔羊會內是一等一的逃脫
高手所以總有兩手準備,祇見她在髮際拔出另一支金針便輕易打開貞操帶,然後
弄出體內炸藥抛出籠外消除最大的危機,她並不急于打開手腕上的手铐,反而在
鐵枝空隙伸手出籠外將挂鎖打開,沒有了鐵籠的拘束,36號便遊到湖中深處不
知所蹤。

    “叔叔,再沈下去遙控便會失效,你忘了她是怎對你嗎?是她不忠在先呀!

這種女人不要也罷!"喬治八十八世這幾句話燃起了老公爵的怒火,當下不顧一
切按下遙控器,爆炸的水花便在湖面冒起,最後喬治八十八世宣布今次的死刑就
此完結了。

    華婷聽到爆炸聲後便依計跳進水裏,沿著湖邊遊至觀刑台前這豈不是自投羅
網?當赤裸的華婷再次岀現在衆人眼前,憤怒的老公爵拿著匕首要上前親手宰了
她,卻給喬治八十八世阻止了,因爲根據大癫帝國的法律是不能對死囚作第二次
殺戳,而且所犯罪行也會隨著第一次死刑而一筆勾消,這結局令老公爵活生生就
此當埸氣死了。

    這一夜,華婷的睡房裏,一位裸女在鏡前自我欣賞,她當然就是華婷,祇見
她得意地說:“我華婷是不會死的,死的是36號,哈!哈!"

    突然鋒銳的劍尖便出現在華婷的胸口上,身後一把女聲説:“妳錯了,我才
是華婷,而妳是36號。"華婷忍著痛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
36號不知何時闖了進來行兇,她不是啞巴嗎?爲何……華婷想到這裏便倒在血
泊中不會再動了。

    這時管家拿著蔴包袋走了進來說:“幹得好,36號,啊,不,妳現在已經
是華婷了,這屍體由我來處理吧。"原來他們是一丘之貉。

    就是這樣,36號代替了華婷的身份,每天在溥達叁餐中混入慢性毒藥,不
足叁個月36號便取得鉅大遺産,看來羔羊會的生意並不是售賣代罪羔羊而是尋
找待宰羔羊,很明顯溥達和華婷正是他們的目標。
                                          
                                           
                               (完)